关键词不能为空

位置:分享网 > 祝福语 > 关于被压迫的诗句

关于被压迫的诗句

作者:祝福语
来源:网络
日期:2021-01-09
阅读:517

我已经受够了这种被学习压迫的生活了!我受够了这种被父母压迫的生活了!

本来,我是对学习充满兴趣的,我是好学的,但是近来,一直都过着被母亲压迫着学习的生活。

快要毕业考了,我每天晚上都补习补到九点多,回到家还要做作业,起码都要十一点多才能睡,早上六点半就得起床做昨晚未完成的作业,每天都不够精神,累坏了,哪来的兴趣呢?

好了,好不容易到了端午节,其中一天还得补习,只有两天休息的机会,却又被母亲监督着写奥数,休息时间一分钟都没有。早上想睡多一会儿,补回几个星期来不足的睡眠,母亲却又大大咧咧地骂:“几点了?想睡到十点是不是?快要考试了,一点儿紧张性都没有!”晚饭后想看一会儿电视,那讨厌的责骂声又来了:“这没心肝的死家伙!下星期就考试了,还有心情看电视!我告诉你,不考个一等奖回来,三鑫你休想!回家耕田吧!”

被压迫者的教育学

《被压迫者教育学》是弗莱雷长达六年的真实体验与实践的结晶,植根于弗莱雷的亲身经历,以批判外来殖民统治和内部阶级压迫为宗旨,措辞犀利,具有强烈的批判性,不仅对拉美地区,而且对包括美国在内的许多发达国家的教育及社会理论的发展产生了极大的影响;不仅是一本教育学著作,而且是一部人类解放与自由的宣言。

第1章

被压迫者教育学的根据压迫者与被压迫者之间的矛盾,如何克服这对矛盾压迫与压迫者;压迫与被压迫者解放:不是一种恩赐,也不是一种自我实现,而是一个互动的过程

第一章就开篇明确的指出了其实压迫的核心在于制度的压迫,而不是一个两个人的压迫。批判的重点需要放在对于制度的批判上。

第2章

灌输式教育作为压迫的手段提问式教育作为解放的手段灌输式教育与师生之间的矛盾提问式教育与师生之间矛盾的取代

仔细分析一下校内或校外任何层次的师生关系,我们就会发现,这种关系的基本特征就是讲解。这一关系包括讲解主体(教师)和耐心的倾听主体(学生)。在讲解过程中,其内容,无论是价值观念还是从现实中获得的经验,往往都会变得死气沉沉,毫无生气可言。教育正承受着讲解这一弊病的损害。

教师谈论现实,就好像现实是静态的、无活力的、被分割的并且是可以预测的。要不,他就大谈与学生生活经历相去甚远的话题。他的任务是向学生“灌输”他的讲解内容——这些内容与现实相脱离,与产生这些内容并赋予其重要性的整体相脱节。教师的话被抽取了具体的内核,变成空洞的、遭人厌弃和让人避而远之的唠叨。这种讲解教育的显著特征是冠冕堂皇的言辞,而不是其改造力量。“四乘四等于十六;帕腊州的州府是贝伦。”学生把这些语句记录在案,把它们背下来,并加以重复。他们根本不明白四乘四到底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州府”在“帕腊州的州府是贝伦”这个句子中的真正意义是什么,也就说,他不懂得贝伦对帕腊州意味着什么,而帕腊州对巴西又意味着什么。

讲解(教师是讲解人)引导学生机械地记忆所讲解的内容。尤为糟糕的是,讲解把学生变成“容器”,变成了可任由教师“灌输”的“存储器”。教师越是往容器里装的完全彻底,就越是好教师;学生越是温顺地让自己被灌输,就越是好学生。于是,教育就变成了一种存储行为。学生是保管人,教师是储户。教师不是去交流,而是发表公报,让学生耐心地接受、记忆和重复存储材料。这就是“灌输式”的教育概念。这种教育让学生只能接受、输入并存储知识。在灌输式教育中,知识是那些自以为知识渊博的人赐予在他们看来一无所知的人的一种恩赐。把他人想象成绝对的无知者,这是压迫意识的一个特征,它否认了教育与知识是探究的过程。教师在学生面前是以必要的对立面出现的。教师认为学生的无知是绝对的,教师以此来证实自身存在的合理性。灌输式教育认为人是可以适应现状、可以控制的存在,这不足为奇。学生对灌输的知识存储的越多,就越不能培养其作为世界的改造者对世界进行干预而产生的批判意识。他们越是原原本本地接受强加于其身上的被动角色,就越是只能适应世界的现状,适应灌输给他们的对现实的不完整的看法。

把学生的创造力降到最低甚至抹杀其创造力,并使学生轻信,灌输教育的这种能力符合压迫者的利益。压迫者既不关心这个世界被揭露,也不关心这个世界被改

造。压迫者利用他们的“人道精神”来维持其有利可图的地位。因此,几乎是出于本能,他们反对任何教育实验,只要这种教育实验能够激发批判能力,不满足于对现实的不完整看法,却又总是试图找出一个方面与另一个方面、一个问题与另一个问题之间的联系。

弗莱雷的整个教育理念都是建立在他的人性化思想基础之上的。他认为缔造不公正的压迫者不仅否定了被压迫者的自由,也丧失了自身的人性,惯于使用宣传、管理、操纵这些统治手段来维护自己的权益;被压迫者经常努力模仿压迫者,把压迫者的角色看成人性的理想模式。针对这一现象,弗莱雷提出了“意识化”概念,即通过唤醒人民(被压迫者)的觉醒,使他们认识到自己在创造历史与发展过程中的主体性,并最终获得人的解放。

(一)教育需要警惕它的政治奴性。

教育与政治的关系是弗莱雷立论的出发点,他认为教育就是一种政治,只不过这种政治不同于现代中国语境之下的政治,而是一种争取自身解放、诞生新人、不再有压迫者与被压迫者对立的人性化的政治。但在今天的背景下,我们应该警惕教育与政治的过度亲密,以防教育丧失本性,成为一种纯粹的政治奴化教育。教育不是压抑个人追求自身自由存在的政治工具,作为直接且持久的方式,政治不能强奸教育,更不能强迫教育通过意识形态的灌输使受教育者成为服服帖帖的顺民,这是对教育的一种亵渎,更是一种对人性化的背离。

(二)教师要防止对学生的“物化”,警惕“非人性化”。

在师生关系中,教师不能把学生看成简单的器皿,等待被强制性的灌输。学生本身不是器物,更不是被教师占有、使唤和支配的工具,因此学生有权利和自由去发现知识。教师不能凭借自身对知识权的掌控而自认为是凌驾于学生之上的压迫者,对学生这一被压迫者群体进行颐指气使般的控制、操纵和征服,教师应该作为与学生一起奋斗的形象存在,把学生当成肝胆相照的同志,在知识的崎岖之路上披荆斩棘,共同完成对知识的学习。

(三)道德教育不要说教,而是要在爱、谦虚、信任的基础之上进行。

弗莱雷认为在对酗酒者进行说教过程中,德育工作者所遭遇的失败是由于没有与被压迫者站在同一条壕沟里,采用简单、露骨的说教,缺少感同身受的换位思考,这使得道德教育取得的效果事倍功半,甚至南辕北辙。因此,我们应该思考采用怎样的方式才能增加道德教育的有效性?弗莱雷给我们提供了较好的思路:基于爱、谦虚、信任基础之上的对话教育模式。“缺乏对世界、对人的挚爱,对话就不能存在。”道德说教是一种出于善意的控制,妄图通过强迫性的理念植入使人向善,或者痛改前非,但这仍然是一种控制,所以缺少爱的参与,这种控制必然是失败的。谦虚,要求师生双方平等对待,不能因为知识的多寡断定谁优谁劣。道德说教者未必是道德上的富有者,被说教者也未必是道德的贫乏者,不管人性本善或者人性本恶,每个人的本源道德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是后天养成造成了现有水平的差异,所以,必须以一种谦虚平和的心态进行和接受道德教育。信任使交流双方充分认可,视为同志,因此能够推心置腹,所以能够产生道德教育事半功倍的效果。

第3章

对话关系——教育作为自由的实践的精髓对话关系与对话对话与寻找教育项目内容人于世界的关系,“生成主题”以及教育项目内容作为自由的实践“生成主题”调查及其方法通过“生成主题调查”,批判意识的觉醒调查的各个阶段

——读《凡卡》有感

富饶、先进的地方都是有钱的,有权的人的,而那些贫穷落后的地方总是穷苦人民的,穷人要受富人的压迫,富人贪婪地享受着穷人的劳动成果。你可以在这样的社会中生活吗?你要在以大欺小的人吃人的社会中生活吗?今天我又重读了《凡卡》一文,脑子被这几个问题困绕住了,眼前出现了一个个情景:凡卡在圣诞节前夜给爷爷写信,求爷爷他回到家乡,凡卡挨打、挨饿、挨冻,而且是经常性的。

凡卡生活的这个社会实在太黑暗了,而我们的生活是多么幸福——不光有吃有穿,还能念书。每当我们享受着幸福的每一刻,应该知道这种生活是和凡卡一样的人最渴望得到的,我们拥有的幸福也是他们得不到的,我们不能忘记那些人的苦,那些人的泪。

在黑暗社会的阴影下,那些贫困的人只得受着无情的折磨和压迫。他们的生活让人心酸。资本者们却风流倜傥的活者,让那些可怜的人们去满足他们,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这是多么无耻的行为啊!泪水一次又一次滑过穷人那憔悴的脸颊,忧伤是他们唯一的心情。

幸福的我们是无法体会到他们内心的痛苦,只能是默默为他们祈祷。


本文来自网络, 转载请注明出处:

  • 上一篇 :
  • 下一篇:没有了
随机文章